近年来,伴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拉卡拉由第三方支付公司逐渐转型为综合金融服务公司。10月11日,孙陶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宣布,组建拉卡拉控股集团,将原来的拉卡拉拆分为拉卡拉支付集团及考拉金服集团。据介绍,新加盟的原中国银联高管舒世忠担任拉卡拉支付集团总裁;而考拉金服集团,由拉卡拉元老徐氢担任董事长,原华润银行高管王国强担任总裁。“拆分完毕后,支付集团和金服集团将完全各自自成体系。”孙陶然表示,其中,支付集团除了传统的收单业务之外,还包括征信业务、证券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考拉金服则主要包括由各省市金融局、金融办监管的地方互联网小贷、保理、融资租赁等公司。

昨日(10月11日),拉卡拉控股董事长孙陶然在广州拉卡拉网络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仪式上表示,拉卡拉正式改制为控股集团,架构分拆为拉卡拉支付集团及考拉金服集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具体而言,拉卡拉支付集团包含收单业务、征信业务,以及与联想控股正在筹备一家证券公司——联信证券,和正在筹备的消费金融公司等;而考拉金服集团主要包括北京和广州的互联网小贷公司、天津的保理公司、广州的融资租赁公司等。

“此次新架构的调整,也正预示着拉卡拉的金融服务进入了全新阶段,即在成熟完善的自身平台之上,各个板块的子系统既可以独立发展且相互协同。”孙陶然表示。

今年6月,西藏旅游宣布终止收购拉卡拉。“重组方案终止之后,我们一方面继续发展自己的业务,预计今年底拉卡拉的利润会超过6亿元;另一方面,仍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对接资本市场。”孙陶然透露,不久之前,拉卡拉支付集团已经进入辅导期,正在接受专业机构的上市辅导。

近年来,伴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拉卡拉由第三方支付公司逐渐转型为综合金融服务公司。

10月11日,孙陶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宣布,组建拉卡拉控股集团,将原来的拉卡拉拆分为拉卡拉支付集团及考拉金服集团。

据介绍,新加盟的原中国银联高管舒世忠担任拉卡拉支付集团总裁;而考拉金服集团,由拉卡拉元老徐氢担任董事长,原华润银行高管王国强担任总裁。

“拆分完毕后,支付集团和金服集团将完全各自自成体系。”孙陶然表示,其中,支付集团除了传统的收单业务之外,还包括征信业务、证券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考拉金服则主要包括由各省市金融局、金融办监管的地方互联网小贷、保理、融资租赁等公司。

他还进一步透露,目前和联想控股正在筹备一家证券公司,名字叫联信证券,希望基于互联网大数据创新,为新兴企业等提供证券服务;其中,联想控股作为主发起人,拉卡拉作为联合发起人。目前已向证监会递交了申请,正在等待审核中。此外,“我们正在筹备的消费金融公司。”

孙陶然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言,“我们现在已经拿到的金融牌照有20多张,还在继续申请一些牌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不仅是拉卡拉进行架构拆分后的首次对外活动,而且拉卡拉高管也罕见集体亮相,最引为注目的无疑是不久前空降拉卡拉的前银联助理总裁、证通股份副总经理舒世忠。

“舒世忠9月份加入到拉卡拉,目前担任拉卡拉支付集团总裁。他参与和见证了中国银联、证通股份等企业的建立和发展,对我国金融支付行业的现状与发展可以说有着深入的认识。”孙陶然介绍道。

资料显示,1988年,舒世忠毕业后参加工作,在银行系统任职多年,积累了丰富的银行从业经验。2002年3月,加盟中国银联,先后任中国银联人力资源部副总经理、深圳分公司副总经理兼深圳银联易办事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银联海南分公司总经理、中国银联市场部总经理、中国银联业务部总经理以及中国银联助理总裁等职。2015年初,舒世忠加盟证通股份有限公司,任常务副总裁一职。

孙陶然还进一步透露,一同加盟的原银联核心骨干肖波、袁晓寒等人,均任职支付集团。

孙陶然多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个企业最重要是本身的发展,但发展到一定的阶段一定要上市,对接资本市场,可以说上市是企业的成人礼。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2月,西藏旅游发布公告,拟以110亿元收购拉卡拉,这被市场看做是拉卡拉试图“借壳上市”;不过,今年6月,西藏旅游宣布终止这项资产重组。

对此,孙陶然坦言,今年上半年在券商的建议下设计了一个把拉卡拉注入(西藏旅游)的方案,这个方案符合当时的监管规则,但之后新的监管条例出炉,原本的方案不符合相关规则,因而终止了。

他还进一步透露,“重组方案终止后,拉卡拉一直在做两件事。”一个是继续发展自己的业务,一个是仍然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对接资本市场。不久之前,拉卡拉支付集团已经进入辅导期,正在接受专业机构的上市辅导。

孙陶然表示,非常希望能在A股上市。一方面是因为A股的市盈率高,另一方面是由于拉卡拉主要的服务对象和市场都在中国,现在仍立足于中国。当然,“最终上市的方式还要考虑各种因素。”此外,未来几年肯定会有真正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登陆资本市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在此前的重组方案中,拉卡拉承诺今年的税后利润要达到4.5亿元。

“今年底,拉卡拉(控股)整个利润应该会超过6亿,其中拉卡拉支付利润占到三分之二以上。”孙陶然表示,互联网业务的特点都是需要先烧钱再挣钱,累计足够的交易规模后才开始盈利。“我们去年挣了1.2亿多,从今年1月份开始的收入和利润就比去年12月份高,陆续加上来,如果算上增长,做到6个亿或明年翻一倍都是正常的。”其次是共生效应,集团从去年开始做小贷业务,目前的规模已经比做了七八年的部分公司都大。

目前股指估值在高位,考虑到未来经济持续上行,流动性势必收紧,虽然节凑和力度会较为平稳,但市场的高估值需要进行消化,震荡在所难免,从较长时期来看,…[全文]

整体来说,在经济持续上行,政策尚未收紧的阶段,股指仍有望走出较好的行情,尤其是当前经济结构转型的关键时期,各类支持政策预期较强,我们继续看好股市…[全文]

整体来说,在经济持续上行,政策尚未收紧的阶段,股指仍有望走出较好的行情,尤其是当前经济结构转型的关键时期,各类支持政策预期较强,我们继续看好股市…[全文]

今年以来,股票指数型基金整体跌幅超过20%,跌幅最大的一只录得45%的负收益,可是,成立数量和募集规模频频吸引市场的关注。…[全文]

对于未来债市的走势,众禄资产配置研究院认为,从今年5月以来中国经济进入下行周期,叠加外部贸易战、内部高杠杆的形势,虽然7月以来,一系列积极政策出…[全文]

考虑到A股和H股的先期调整,我们认为国内股市具有潜在资金流入和投资机会。当前最顾虑的因素还是上市公司的盈利不确定,行业政策和需求增速仍然会有较大…[全文]

郑重申明:基金销售业务资格证书【000000302】众禄基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众禄基金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所载文字和数据等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投资有风险,交易需谨慎。

风险揭示:我司针对适当性匹配意见不表明对产品、服务的风险、收益做出实质性判断或保证。产品净值随市场、政策、投资标的等实际情况而波动,投资存在本金亏损的可能。投资前请根据自身风险承受能力谨慎决策,并自行承担投资风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